網站首頁 > 攝影> 文章內容

中國的風光攝影到了該的時候了!

※發布時間:2020-11-27 17:05:05   ※發布作者:habao   ※出自何處: 

 。 / 文)多年前,我寫過一篇《“清算”——風光攝影》引起了軒然大波——“清算”招來了罵聲一片。直到今天,一份還振振有詞地說:風光攝影也曾遭受到的“”。這可真的是從何說起?關鍵是當時更多的人是對我的這一觀點產生了誤讀。所以當時我曾說,對風光攝影的“清算”,不是不要風光攝影,而正是需要對當前中國的風光攝影進行“深入研究”,“使其不斷發展”。

  清算的理由其實也很簡單,當時我就反復強調:我們并不需要這么多從唯美的意義上對風光的描述,面對同一個風景成群結隊的三腳架上的機在同一個角度瘋狂掃射,說得嚴重一點,耗費的是整個民族的精氣,得來的卻是毫無現實價值的唯美碎片。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說,還會因此造成對許許多多原本美麗的自然狀態的損害,造成無可的人文與自然的。

  “清算”風光攝影的終極目的,在于對中國風光攝影畸形發展的“高燒不退”注入清涼劑,希望更多的人對風光攝影有一個更為客觀的認識,不要將太多的精力耗費于最終的失落之間。大規模的、“集團性”的對一個風景點的“狂轟濫炸”,已經成為當下風光攝影的一種“痼疾”。

  其實每一位攝影者都應該靜下心來想一想,成群扎堆地拍攝風光究竟是否適合自己、適合自己所身處的時代?當年亞當斯的f/64小組也就那么幾個,即便一起外出也不會蔚為壯觀。更何況如今我們奉為神明的那些頂尖之作,大多是亞當斯獨自一人帶著沉重的攝影器材,跋涉于荒山野嶺之間的。只有認認真真走自己的,拍攝那些真正自己的風景,才可能最終他人。

  一窩蜂跟在別人后面,或者讓人一窩蜂地跟在后面,充其量制造的只是商家們所樂于看到的經濟效應,而非真正的藝術結晶。多少年前的“文化搭臺、經濟唱戲”,如今在攝影界已經具體演變成“攝影搭臺、經濟唱戲”。那些吸引無數攝影者為求一巨而舉辦的風光攝影大賽,得益者正是地方的開發者和商家。

  一旦利益在手,他們或許就會抽身而去,留下的恰恰是對自然的“性”的災難。尤其是我國現在的自然保還遠不健全,最近引起軒然大波的怒江水電開發事件,就是一個極好的證明。

  數十年前因亞當斯以及其他一些攝影家的攝影作品所帶來的對美國國家森林公園的開發和,在當代急功近利的中國社會中,遠只是鏡花水月而已,這點千萬不能掉以輕心,也希望組織者不要一己之利,形成。

  我從來就沒有說過不要風光攝影,只是希望中國的風光攝影能夠一個更為健康的軌道。也許最低的要求,就是希望一窩蜂去拍攝風光的攝影人中,會有一些明智者“而退”,少耗費一些無謂的財力和精力,選擇更適合自己拍攝題材和表現能力的空間。

  比如可以拍攝自己身邊的小事,記錄日新月異都市發展進程中可能失落的歷史痕跡,讓中國攝影更為全面多樣化的發展軌道。關于風光攝影,這幾年一直是的話題,然而久而久之,卻又成為一種新的審美疲勞。一些該說的話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但是一些專家還是喋喋不休,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然而諸多言論的背后,卻沒有真正讓人眼前一亮的創作風范為證,或者說拿出可以不被“清算”的風光攝影來說事。在前些日子的文章中,我就指出:甚至直至今日,“還有人拿出可以重復一萬遍的風景,邀請專家召開研討會”,簡直到了透頂的地步。這里,撇開專業的風光攝影不說,就大眾的風光攝影實踐,再說一點看法。

  不管說“風光攝影無罪”也好,還是“風光攝影”也罷,這是你的。但是作為專家,作為一個工作于更高層面的理論工作者,盲目地認為大眾百姓拍拍風光,可以,甚至可以讓攝影人以行萬里代替讀萬卷書,似乎有點不負責任了吧!

  這樣一種以拍攝代替讀書的做法,似乎比當年的“清算”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是嗎?中國風光攝影的“”,其實真的和這樣的導向有著密切的關系。然而真正的藝術家和理論工作者,絕不會如此盲目的。比如,前些日子《攝影之友》采訪著名藝術家栗憲庭,看看他是怎么說的吧。

  問:你是否關注大眾的影像趨勢?答:這是個好事,但我有一個經驗,越是業余,就越受意識形態的,受既成的東西影響深,反而不容易擺脫。比如他們拍攝犀利哥的時候,在一瞬間就會想到讓鏡頭降低,這樣就很像,大眾容易受拍攝手法表面的影響。

  引申來說,風光攝影何嘗不是如此?專業攝影師們在日出日落時分帶著一幫子攝影愛好者選好了地點,在同一時間按下快門,結果還一起獲了。這是誰的責任?專家們的責任不可推卸!他們作為裁判,對這樣的千篇一律,對這樣的意識形態推波助瀾,該不該負責任?如果專家本身就是這樣的弱智,自身無法擺脫意識形態的影響,那我也無話好說了。

  栗憲庭還說:目前的大眾攝影其實是“低門檻深走廊”。攝影的內涵是要表達自己,不要只把它當成一個好看的東西。

  我們的風光攝影早已不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對極“左”的反叛,用一點唯美和好看就夠了。30年過去了,為什么我們的思維還只是停留在那樣一個初級階段呢?不管是專業攝影師還是業余攝影愛好者,如果還都停留在以拍攝代替讀書的低級層面上,中國的風光攝影還有什么出可言!

  還好,如果阿Q一點想想,風光攝影“清算”了四年多,至今還被人念念不忘,這證明中國的風光攝影還有希望,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所以再次向專家們呼吁:請救救風光攝影!不要只為了自己的一時“風光”!選自:中原影像(原題《林:請救救風光攝影!》)

  許多風光攝影師往往會陷入純攝影的光影效果和完美構圖的陷阱。進入瓶頸期怎么突破?如果在風光攝影中加入人物的元素,效果會大不一樣。

  中國山水畫有幾千年的文化,對于畫面的布局與構圖有很多講究。風光攝影進入瓶頸期時,看一些山水畫會有幫助。

  在在許多中國山水畫里,峰巒、林木、云水等自然景觀是畫面的主體,占據了大部分畫面比重。而點景人物往往只是穿插點綴其間,形體很小,但是卻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趙姓名字大全

  在風景攝影里,人物的出現往往也具備同樣的意義,風景中人物或人活動的痕跡往往成為畫面的中心,也寄托著拍攝者的觀點、情緒和價值取向。

  在風光攝影中加入人物,往往體現的是人物的形態,不需要展現人物的面貌,人物只需占畫面一隅,有時候甚至只是畫面中很小的一個點,但是在給整幅作品增添活力和趣味性的同時,也提高了作品的層次和觀賞價值。

  在人物元素上的考慮,畫中的人物不在大小,有時候人物即使濃縮成一個小小的點,只要安排得當,也能出其不意,給人故事感。

  這幅作品,遠處滑翔的降落傘,非常渺小,已經看不清楚了,就像飛翔的一只小鳥,但是卻鎖住了讀者的視線,因為其中不僅表現了人物對攝影和大自然的熱愛,也展現出了人物的冒險。

  有時為了拍攝一張好作品我們需要等待,等待一個人出現,等待他走進你的畫面,或許這需要運氣,但等到了,就是最完美的畫面。

  

關鍵詞:攝影風景
中文无码日韩欧免费视频__中文字幕亚洲日韩无线码_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日韩2o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