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設計資訊> 文章內容

【專輯回顧】Frank Barkow談歐美文化及不同語境下的建筑設計

※發布時間:2019-11-7 4:28:17   ※發布作者:habao   ※出自何處: 

  夢見鞭炮聲,這與三十年代時大批德國建筑師去美國尋找富饒的建筑土壤的情況是截然相反的。我和我的合伙人Regine Leibinger都是在哈佛GSD接受的美國式教育,并且在其他美國院校如普林斯頓進行教學工作。對于我們來說,。在每個學期我們都會給學生提出一兩個問題并讓他們用作品來做出解答,而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學生們給出的答案各不相同,這提供了一種分布更廣泛的結果譜系,既包含全球化應對又有個人化選擇。

  其實很多選擇是為了而做的。1993年我們剛到的時候,以為這里會是第二個魏瑪: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的洗禮,先鋒藝術和建筑的涌現,城市重新變得,充滿探索和創新的熱情。然而事實與我們想象的完全相反,在Hans Stimman的規劃下,變成了一個極為保守、不愿接受新的建筑的城市,年輕有為的建筑師若想一展身手,只能去郊區或德國其他城市。你提到的這些建筑師,以及Egon Eiermann、Fehling、Gogol甚至是 Hans Poelzig等第二代建筑師,都為我們提供了有意義的模型,但在更廣泛的德國語境中從未提供過生動的案例,因而影響甚微。他們不被大眾理解,也沒有以性的方式來影響當代德國建筑。

  盡管在實踐和學術的角度來講的建筑十分沉悶,但這里便宜的房租和前衛畫廊的支持吸引了許多年輕藝術家到來。我們和許多藝術家成為了朋友且進行了合作,可以說我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東西比當地建筑論壇要多得多。這個過程幫助我們不斷對材料、技術和制造進行思考,探索如何將它們運用到建筑建造中去。

  “因為玻璃是透明的所以象征”這種說法是那個時代典型的無聊比喻。玻璃并沒有比混凝土或者石頭更能代表,后二者也不會更加代表極權主義,這完全取決于你如何使用這些材料。的語境十分復雜,城市內了作為意識形態代表的Albert Speer和被認為是意識形態代表的Benisch的建筑作品,因此我們在涉及到問題時會十分小心謹慎。

  我們對于材料的思考更多是在于如何在美學和技術及可持續性等功能之間進行協調。因此,比起可能的象征,我們的思考更著重于材料可以做什么,它們的造價和我們能從中獲取多少價值。

  問題總是帶著的成分,最好把它們永遠留在歷史之中,不要讓它們影響現在的判斷。我們很喜歡Richard Serra這樣的藝術家,他們會拿出任意一種材料,對其做點什么,把它轉變成其他的樣子。這對于我們來說是很好的切入點。

  本文內容節選自2016年谷德設計網對Frank Barkow的,以上觀點屬于受訪者個人觀點,與網站立場無關。

  經過gooood獨家編輯和制作,擁有本文的中英文版權。經過的編輯、翻譯和圖片編排,擁有對此文章唯一絕對的中文和英文版權及圖片呈現版權。任何中英文文字、以及圖文排版順序與我們有一致之處皆侵權。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gooood.“

  

關鍵詞:德國設計網
相關閱讀
  • 沒有資料
中文无码日韩欧免费视频__中文字幕亚洲日韩无线码_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日韩2o19